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电视剧《虎刺红》第39集刘文钊樱木芳子片段台词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1-03-29 07:41:04    文字:【】【】【

刘文钊:(画外音)容丫头,你告诉我,我应该是高兴还是应该哭,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不希望小荷和我们一样,过这种刀尖舔血的生活,该牺牲的让我们牺牲,该付出的让我们付出,不要让孩子也走我们这条路,他们应该过平静的,没有任何风险的生活,说句你肯定不爱听的话,今天的这个结果是我以前最不愿意看到的,可是我突然发现自己好愚蠢,好自私,小荷的同学当着我的面打死了自己,在失去生命的同时,脸上竟然还笑得那么灿烂,他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孩子们是不是幸福,快乐,不是我们能够主宰的,是他们自己创造的,那位男同学是这样,小荷是这样,其实我们年轻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

(宪兵队)

松田浩:(听录音)。

陆小荷:我妈妈等着你呢,黄泉路,奈何桥,阎王殿,每一扇门都给你开着,你敢去见她吗,我妈妈等着你呢,黄泉路,奈何桥,阎王殿,每一扇门都给你开着,你敢去见她吗。

松田浩:到底是信口开河呢,还是想暗示点什么,芳子小姐,你让林浩然立刻来见我。

樱木芳子:我已经一天没有见到他了。

松田浩:他不是每天都要向你汇报情况吗。

樱木芳子:是,可是今天他没有来找我,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陆小荷:(录音:我妈妈等着你呢,黄泉路,奈何桥,阎王殿,每一扇门都给你开着,你敢去见她吗)。

松田浩:多带几个人跟我立刻出城。

樱木芳子:是。

(墓地)

樱木芳子:什么发现也没有。

松田浩:我就不相信陆小荷说的真是疯话,刘文钊也不会是听不明白,搜,继续搜,扩大范围,方圆一公里,仔细搜查。

樱木芳子:是。

~

杨玉环:二夫人。

金镶玉:老爷呢。

杨玉环:老爷刚来电话,说不回来吃了。

金镶玉:跟谁吃饭去了。

杨玉环:松田浩。

金镶玉:谁请谁啊。

杨玉环:松田浩请老爷。

金镶玉:下去吧。

杨玉环:中。

金镶玉:看来,这回真要出问题啊。

(日医院)

刘文钊:松田君,找我,小,小荷。

松田浩:小荷姑娘,我们做个游戏好吗,小荷。

刘文钊:松田君,你这是干嘛呢。

松田浩:嘘,你看她多投入,她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忘我的境地了,这种境界,不是你我想进就能进得去的,不是吗,小荷姑娘,你的浩然哥死了。

陆小荷:浩然哥死了,死了,死了。

松田浩:他也流了很多像我们一样鲜红鲜红的血。

陆小荷:一样的血,一样的血。

松田浩:我们再做一个游戏。

刘文钊:松田君,这是干嘛呢。

松田浩:打死他,这样的话他也会流出很多很多鲜红鲜红,很美丽的血,来。

刘文钊:哎,什么,哎哎哎。

松田浩:好,只要扣一扣这个扳机,一切都会发生的。

刘文钊:这种玩笑可不能开啊,松田君。

松田浩:一。

刘文钊:你是不是疯了你。

松田浩:二。

刘文钊:松田浩。

松田浩:三,刘文钊,现在你还觉得她疯了吗。

刘文钊:我觉得你疯了,真的,你,你真疯了,我,我在门口等你。

松田浩:看住她。精神病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疯子,有很多种,从病例现象上来说,大致分为精神分裂症,妄想症,自残症,还有虚幻症等等等等,你觉得陆小荷是哪种。

刘文钊:哪,哪种。

松田浩:她哪种都不是,因为她本身就是装疯。

刘文钊:这还是装疯,您是不是嫌她疯得不够啊。

松田浩:真疯跟装疯有很大的区别,有些人明明很聪明,可是总是喜欢装疯卖傻,可是他们对基本的病理又不太了解,所以只能够鹦鹉学舌,就你刚才看到的那样。

刘文钊:鹦鹉学舌。

松田浩:文钊君,到我家喝茶吧。

刘文钊:好,那就麻烦你了,添麻烦了,请,请。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逐字整理,如有错误请指正。如需整理Word完整版,请致电13903005021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获取。

联系我们
 
 
投票活动
您喜欢下面哪个喜剧演员?
 沈腾 (4095)
 贾玲 (1549)
 宋小宝 (1710)
 岳云鹏 (1782)
 小沈阳 (290)
 潘斌龙 (206)
 崔志佳 (134)
 张小斐 (602)
 贾旭明张康 (252)
 高晓攀 (320)
 杨树林 (336)
 王宁艾伦 (595)
 刘亮白鸽 (222)
 苗阜王声 (440)
 乔杉修睿 (244)
 常远 (240)
 卢鑫玉浩 (1694)
 文松 (349)
 曹云金 (110)
 张海宇 (170)
 
 
脚注信息
陕ICP备19025470号-2 提供相声小品影视台词字幕整理服务,如有侵权联系删除